您的位置:首頁 >六安新聞>安徽新聞>詳細內容

首批長三角地區人民法院典型案例發布 安徽法院6案例入選

編輯:高方勇 來源:中安在線 發布時間:2020-05-22 10:01:36 【字體:

  中安在線、中安新聞客戶端訊 日前,滬蘇浙皖四地高院發布首批長三角地區人民法院典型案例,典型案例涉及司法保障營商環境、新冠肺炎疫情期間服務保障企業復工復產、環境資源保護三大類24個案件,安徽法院6案例入選。

  據了解,此次發布的典型案例根據滬蘇浙皖四地高院聯合發布的《關于全面加強長江三角洲地區人民法院司法協助交流工作的協議》 《關于長三角地區人民法院聯合發布典型案例推進法律適用統一的實施辦法》展開,遵循公平性、權威性原則,由最高人民法院第三巡回法庭5名資深法官,滬蘇浙皖四地高院推薦的32名院外專家組成評審專家庫,并根據第一批典型案例的類型和專業領域,從專家庫中聘請2名最高人民法院法官,8名院外專家共同組成評選委員會,從四地法院提供的案件中評選出具有典型性、代表性、示范性的案件,以促進區域適法統一,助力新冠肺炎疫情期間企業復工復產,促進經濟社會秩序全面恢復,營造長三角地區優質的法治化營商環境和良好的自然生態環境。

  案例1:監督管理局沒收600萬元投標保證金 法院判退回

  【基本案情】A集團公司在參與招標人C投資公司競標過程中提供虛假材料,投訴人向B監督管理局投訴,經調查核實,該局作出投訴處理決定:取消A集團公司中標候選人資格;對A集團公司弄虛作假騙取中標的行為,記入不良行為記錄并向社會公示;根據施工招標文件和誠信投標承諾規定,招標人B投資公司不予退還600萬元投標保證金。A集團公司不服提起訴訟,請求撤銷上述投訴處理決定。

  安慶市大觀區人民法院、安慶市中級人民法院判決駁回訴訟請求。A集團公司向安徽省高級人民法院申請再審。安徽省高級人民法院經審理認為,A集團公司弄虛作假,在招標投標過程中提供的擬派項目經理業績證明材料不屬實,B監督管理局作出取消其中標候選人資格和記入不良行為記錄的處理決定,有事實和法律依據,但作出讓招標人不予退還A集團公司投標保證金的處理決定,所依據的是施工招標文件和誠信投標承諾書,而不是依據法律、法規、規章的明確規定,應當認定該項處理決定沒有法律依據。故判決撤銷原一、二審判決,撤銷B監督管理局作出的關于“投標保證金600萬元,由招標人不予退還”的內容,駁回A集團公司的其他訴訟請求。

  【典型意義】本案中,B監督管理局不當干預了市場主體之間的民事法律關系,構成了市場主體通過民事途徑維權的實質性法律障礙,侵犯了民營企業的合法權益。本案的再審改判,切實發揮申訴審查、審判監督在發現和甄別錯案中的積極作用,糾正了違法的行政行為,充分體現了對民營企業的平等保護、對民營企業財產權的合法保護。

  案例2:建筑公司完成項目后未拿到全額款項 法院協調開發區管委會付款

  【案情簡介】A工業公司與B開發區管理委員會先后簽訂協議,約定由B開發區管理委員會負責項目地塊的國有土地使用權取得及規劃范圍內土地征收等工作,A工業公司負責工程建設及項目建設費用籌措,確保項目按期竣工交付,B開發區管理委員會按期支付回購款。C建設投資公司向A工業公司出具擔保函,約定保證的方式為連帶責任保證,保證期間自合同生效之日起至其項下的支付回購款的義務全部履行完畢后,保證范圍為合同項下的全部應付款。A工業公司完成項目建設且竣工驗收合格,B開發區管理委員會未按時足額支付工程回購款,C建設投資公司亦未履行擔保義務。

  安徽省高級人民法院經多輪協調溝通,針對B開發區管理委員會財政資金緊張以及A工業公司確實前期投入巨大等現實,向雙方釋明訴訟風險,最終促進三方達成了調解協議,確定了工程價款,由B開發區管理委員會分三次向A工業公司支付工程價款,并一次性支付A工業公司工程管理費、財務費用等費用。

  【典型意義】本案中,法院主動釋明B開發區管理委員會應履行民事合同義務,積極幫助B開發區管理委員會與上級政府溝通,促進上級政府從財政角度對其履約能力予以支持,并督促A工業公司認真履行后合同義務,做好對已完工程質量保修維護工作。該案的成功調解,既推進了糾紛實質性解決,又依法保障各方合法權益,促進地方經濟社會發展。

  案例3:安徽A公司訴蘇州B公司涉疫情買賣合同糾紛案

  【案情簡介】安徽A公司是一家醫療器械生產企業,蘇州B公司是一家自動化設備制造商。新冠肺炎疫情發生后,安徽A公司積極響應政府號召,加大防疫物資生產,與蘇州B公司簽訂設備銷售合同,購置口罩生產設備。但因蘇州B公司未能按期交付設備,安徽A公司遂提起訴訟,并申請財產保全。

  安徽省無為市人民法院受理后,堅持涉疫情案件“快立、快審、快執”的原則,第一時間作出財產保全裁定,并通過線上查詢和實地走訪相結合的方式,對蘇州B公司名下的銀行賬戶、車輛和機器設備進行凍結、查封。在采取保全措施的過程中,法院了解到兩家企業均為涉疫物資制造、生產企業,且蘇州B公司系因生產線超負荷而致使短期內無法履行合同義務,安徽A公司面臨的債權損失較大。承辦法官為最大限度地減少雙方的損失,反復耐心做雙方當事人的協調工作,最終促成雙方達成和解。安徽A公司訴請的金額為120萬元,最終僅主張80萬元,且蘇州B公司當即履行給付義務。4月3日,安徽A公司向法院提出撤訴、解除保全申請。

  【典型意義】法院立足于服務保障疫情防控經濟社會發展的大局,組織雙方反復協商,最終達成和解,避免案件因受疫情影響而久拖不決,最大程度地降低了訴訟對企業的負面影響,既維護了企業的合法權益,又服務保障復產復工和經濟社會發展大局,實現了法律效果和社會效果的有機統一。

  案例4:法院善意文明執行確保養殖戶生產經營活動

  【案情簡介】安徽省當涂縣某村民委員會與陳某、祖某農村土地承包合同糾紛一案,由于陳某、祖某未按民事調解書約定的時間按時給付土地承包費,村委會向當涂縣人民法院申請強制執行。法院裁定凍結被執行人陳某銀行賬戶,期限一年。正值疫情防控期間,法院了解到陳某系螃蟹養殖戶,因生意虧本債務纏身,且祖某身患重病需支付醫療費。3月正是投放蟹苗的好時機,陳某急需資金采購調水藥劑、增氧設施、飼料等物資,待今年蟹苗投放產出獲得收益后立即給付承包費用,但急需借錢購買農資恢復經營,希望法院能夠解封賬戶恢復銀行卡使用。為此,當涂縣法院向村委會充分釋明被執行人經濟狀況、亟待春耕復產的現狀,提出“放水養魚”、延期給付的和解方案。最終,村委會同意陳某、祖某在2020年10月1日前還清欠款,并同意解除對其賬戶凍結。當涂縣法院于3月24日當天解除賬戶凍結,確保不誤螃蟹養殖生產經營。

  【典型意義】本案中,法院積極踐行善意文明執行理念,深入調查摸排被執行人經濟狀況、履行能力,在保障勝訴人合法權益的前提下,靈活采取執行措施,促成雙方達成延期給付的和解并及時解封賬戶,為螃蟹養殖戶及時購買農資投放蟹苗恢復春耕生產贏得寶貴時間。同時,此舉也增強了螃蟹養殖戶的經營后勁,待蟹苗產出投放市場后,螃蟹養殖戶的經濟狀況好轉、履行能力提高,為案件順利執結奠定了基礎,保障了勝訴人的合法權益。

  案例5:李某等污染環境刑事附帶民事公益訴訟案

  【案情簡介】2016年3月、2017年1月,被告人李某、董某先后注冊成立無處置固體廢物資質的環保服務公司,將從江蘇某紡織有限公司、浙江某印染廠等九家企業收集的2500余噸工業污泥,經由張某等轉包給黃某處置。黃某與吳某等人聯系后,將該工業污泥跨省運輸后傾倒于安徽省銅陵市江濱村長江水域的江灘邊,嚴重污染環境,致使土壤和地下水環境介質均受到了不同程度的損害。經鑒定評估,造成應急處置費用7800593.92元、生態環境修復費用3176145元。2017年11月初,李某又將收集的1600余噸工業污泥經張某交由黃某處置。黃某另將其從尹某處接收的800噸水處理污泥一并跨省運輸至銅陵市江濱村長江水域,準備再次伙同吳某等人傾倒,在停泊待卸時被現場查獲。經鑒定,李某等人收集和傾倒的工業污泥中均含有重金屬、石油溶劑等有害污染物,可認定為有害物質,傾倒的污泥及其滲濾液、廢膠木可認定為有毒物質。

  安徽省蕪湖市鏡湖區人民法院經審理認為,李某等人在江蘇、浙江、安徽跨省運輸、轉移有毒、有害物質,并在長江流域甚至是長江堤壩內傾倒、處置,給長江流域生態環境造成了嚴重破壞,認定李某等人犯污染環境罪,依法追究刑事責任,并判令各附帶民事訴訟被告人和被告單位依法賠償應急處置費用和生態環境修復費用。

  【典型意義】本案中,對李某等人依法追究刑事責任,并判令各附帶民事訴訟被告人和被告單位依法賠償應急處置費用和生態環境修復費用,既打擊了環境刑事犯罪,也能切實的保護環境公益。該案充分體現了對污染環境刑事附帶民事案件中共性難題的裁判思路和有益探索,在辦理長江經濟帶跨省環境污染案件,守護好長江母親河方面具有典型意義。

  案例6:中國生物多樣性保護與綠色發展基金會訴馬鞍山市某機械化工有限責任公司環境污染公益訴訟案

  【案情簡介】2016年6月,環保部會同安徽省環保廳在馬鞍山市現場檢查發現,某化工公司將高濃度酸性廢液違法排放至廠區廢棄不用的原地下取水井。經馬鞍山市環保局監測,該廢液各項指標嚴重超標,具有高揮發性、高腐蝕性。該化工公司多年來不斷實施環境污染違法行為,經常規避監管,擅自組織開工生產,偷排大量沒有經過任何處理的廢液、廢氣等,嚴重污染了當地及周邊地區的生態環境,造成環境污染、社會公共利益損害,對當地生態造成重大破壞,雖經媒體曝光,但屢犯不改。故中國生物多樣性保護與綠色發展基金會訴至法院,請求判令該化工公司停止侵權行為;消除危險情形;修復生態環境;賠償生態系統服務功能的損失;向公眾賠禮道歉;承擔訴訟支出必要的費用。

  安徽省馬鞍山中級人民法院經審理認為,該化工公司違法排放污染物,嚴重污染環境,應當承擔停止侵害、排除妨礙、消除危險、恢復原狀、賠償損失、賠禮道歉等民事責任。根據安徽省環境科學研究院出具的評估意見認定,該污染事件的應急處置費用和應急監測費用計49.93萬元,生態環境損害符合《生態環境損害鑒定評估技術指南總綱》中虛擬治理成本法核算條件,計算值為58.5萬元。遂判令該化工公司賠償生態修復費用58.5萬元、應急處置費用49.93萬元,在馬鞍山日報或皖江晚報上刊登致歉聲明;支付中國綠發會訴訟支出5萬元?;す静环?,向安徽省高級人民法院提起上訴。安徽省高級人民法院維持了原判。

  【典型意義】本案中,針對當事人對采用虛擬治理成本法作出的鑒定意見能否作為證據使用提出的抗辯和質疑,從民事證據的“三性”入手,通過分析案涉《環境損害鑒定評估意見書》的委托程序、鑒定過程、鑒定方法、鑒定書內容、使用范圍和方法、來源等,指出案涉《環境損害鑒定評估意見書》具有來源和形式的合法性、具備法律認可的真實性、與待證事項實具有關聯性,能夠作為定案證據使用,對人民法院依法認定采用虛擬治理成本法作出的鑒定意見具有一定指導意義。(記者 陳成)

【打印正文】

相關信息

    广西11选5一定牛